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友情歲月

今天上班途中遇見了相識只有月的新朋友,不知是我今天心情好,還是覺得

難得大家也在附近上班,途中能相遇,真的頗有緣!

此朋友也是豪爽型,我不自覺地擁著她來一個外國式的擁抱,因為趕著上班,

只好匆匆忙忙地寒暄幾句便走,此人與其他的幾個新朋友都是在讀短期課程時認識的,

雖然相識只有數月,但有一見如故的感覺,還曾相約過一起喝茶聊天呢!


有時忙碌過後,静下來的時候,有時會想念起以前的朋友,舊同學或是舊同事,

有時也會去翻看一些舊照片,然後回憶一下珍貴的友情歲月。

網上有人問:親情、友情、愛情那一樣重要?

有人回答道:愛情並非永遠,誰能保證你們彼此相愛可以一世人?

友情並非永遠,誰能保證你們哪天不會走到岔路,然後分道揚鑣?

唯讀親情是永遠的,誰也無法抹去你們之間的關係,那是永遠不變的。


如果你問我在我的生命裏,究竟親情、愛情、友情那個重要,我會毫不猶疑告訢你,

是親情重要。

少不更事的我是一個不太重視友情的人,曾把友誼與朋友看得很輕很輕,

總覺得君子之交淡如水是最好的,總覺得隨著歲月會有不同的朋友,

但,隨著歲月的冼禮,發覺知己難求!

一生中的旅途上與無數人擦肩而過,相遇了,也分離了,熟悉了,也淡忘了。

在悲傷之時,是誰讓我們重新點燃心中明亮的火炬。

快樂之時,是誰為我們輕敲警鐘卻又不忘為我們默默的祝福。

朋友無數,又有幾多友人能伴你走過漫漫的人生路。

很久以前,偶然看到內地一個電視節目,頗有點觸動心靈,那節目是代觀衆尋找回生命中最想再遇見的人。

那麽....我生命中最想再遇見的人是誰呢?我那刻立即想起了"她",

"她"就是我初中時一位親如姐妹的好同學,但,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

而且我也轉校了,從我倆不相往來了。

真想再次與"她"相遇,然後開始互相倾訴著生中的酸甜苦辣


英國詩人赫巴德的說法:“一個不是我們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友情都應該具有“無所求”的性質,一旦有所求,“求”也就成了目的,友情卻轉化為一種外在的裝點。

友情歲月- 鄭伊健  陳小春



李克勤《友情岁月》



和你一樣   李宇春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生和死

朱自清說過:"我赤裸裸的來到世上,轉眼間也赤裸裸的回去罷?......",
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任何人都避免不了。

“生與死”是人生中的大事,在人們腦海裡也是兩個完全
不同的概念。
"生"代表著希望,"死"代表著哀痛,悲傷。

大家欣喜若狂的迎接一個小生命的誕生,體會到生命
是多麼奇妙。

但對大多數人而言並不能完全接受「死」這個字,
他們會感到有無形的壓力、恐懼和難過。

雖然『生死學』這種觀念是由西方所倡導,但其實中國的
老子、 莊子早有這樣的觀念,老子、莊子認為天地給了
人形體,賦予了人生命,讓人衰老至死。所以,他們將
生死視為天命、自然之道,若以超然的心來看生死,生死乃
是如同落葉歸根,花開花落自然天地萬物的運行,循環不息罷了!
從中國傳統的生死觀點來看,“生與死”是因循輪迴的事,
人的死並不是一件非常痛徹心扉的事,因此荀子認為應該
以最恭敬、謹慎的態度去對待、處理每一個人的生與死,
透過禮敬而體現生死的尊嚴。

生和死 本為一體,令我們意識到生命的有限,
警醒我們要如何生活得更豐盛、更實在。

當然在生與死之間,我們只有選擇了有價值的“生”,努力
將有限的生命活出精彩,活出意義生命之花才會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