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台北自由行 "宜蘭-幾米廣場、饒河夜市 " ( Aug.,2014)


有時你站在人生十字路口徘徊不知向左走抑或向右走向左走又會遇到什麼?向右走又會發現什麼?人生好玩之處就是充滿著太多的未知,一日尚未蓋棺也不能定論

 寫此篇遊記,在網上看了"向左走向右走"這部N年前(2003)的電影
幾米《向左走向右走》--- 訴說著城市寂寞男女愛情故事
不知為何,在看這電影,我...竟然閃出一絲淚光!是慨嘆上天造物弄人??抑或.... 

寂寞的城市裏,兩個僅僅一牆之隔而居的鄰居,生活在同一楝大廈,但因習慣性的向左走,卻習慣性的向右走,從不相識的寂寞男女因此不曾相遇。 就像大部份人一樣,一輩子不認識但生活在一起他們兩人不曾相遇卻不斷擦身而過茫茫人海中,這麼近,那麼遠,兩人總是緣差一線。
故事中的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雖然各自有自己的生活軌跡,但,人生總有許多意外驚喜,兩條平行線最後也有交匯的一天。

尋找生命的「最愛」一輩子的時間,卻還是孤獨地終老邱比特不眷顧他嗎?總是怨言遇不到知心的人其實忽略了或不懂得珍惜身邊擁有的美好緣分在他/身邊擦身而過,只是他/不曾察覺而已。

想起辛棄疾青玉案其中名句「眾裡尋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原來,真正值得我們追求與珍惜的往往是身邊或者背後痴痴守候的身影。


 幾米廣場
是由宜蘭火車站南側的鐵路局舊宿舍區改建而成
幾米繪本星空裡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等公車的場景
她總是習慣性的先向左走,他卻習慣性的先向右走,因此他們不曾相遇。就像城市裡大多數的人一樣,一輩子會認識,卻一直生活在一起……
喜歡的一句話《人生總有許多巧合
兩條平行線也可能會有交會的一天》
《人生總有許多意外,握在手裡的風箏也會突然斷了線

迷宮般的城市,聽不到呼喚,找不到方向.....
城市猶如沒有圍牆的囚房,令人疲憊、窒息…
於是,寂寞上場了!
在森林廣場裏,幾米的「星空列車」彷彿從森林裡穿越而過
當夜幕低垂,星空燈亮,呈現另一種截然不同的
坐上星光列車,可以追尋屬於自己的夢想嗎?
星光號上方的鐵樹森林是一個很棒的藝術家-黄聲遠設計的,在他手裹這鐵樹森林不再是冰冷的鋼管建築,而是一個可以靜坐,可以思考對話的森林
星空小屋
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對魚說話
他替街角水族箱裡的每一隻取名字,他們都是他的朋友                                                  節錄於幾米...星空
買咗隻CD寄番香港
離開 幾米廣場,去 饒河街夜市 尋找美食...
「自強號」列車

【台北捷運路線圖 松山線】2014年11月通車

西門町饒河夜市只要15分鐘

 

全長約六百公尺 饒河街夜市範圍從八德路四段至撫遠街交叉口的慈佑宮各設有一座燈火璀璨的牌樓,由牌樓處開始進入夜市區。
饒河街夜市是台北是數一數二受歡迎的觀光夜市,它以定期舉辦傳統技藝表演而聞名。
饒河街夜市慈佑宮
饒河街觀光夜市規模大,街道兩側整排全是店面,再加上道路中間的兩排攤位,還是有消費者走道空間
美味逼人的小吃攤販,是饒河夜市最誘人之點,像是古早豆花、蚵仔麵線、福州胡椒餅、牛肉麵、藥燉排骨、麻辣臭豆腐、楊桃汁、蟹殼黃、生炒蟹腳、芒果草莓奇異果冰、焗烤馬鈴薯、魯肉飯、蚵仔煎....樣樣都是有名氣的美食。
除了各式各樣的美食以外,也充滿了許多的服飾商店,廉價的流行商品生活用品從帽子到鞋子再到搶手的包包瑯滿目讓你逛也逛不完。

饒河街觀光夜市-歷史發展

饒河街的所在位置昔日稱為「錫口」,由於基隆港水深且地理位置接近河濱,因此成為宜蘭和基隆貨運至台北的轉運站,是當時重要的交通樞紐,因此商業發達是台北極盛之地;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進入日據時代,將此地改名為松山,漸漸地河岸淤積造成停泊船隻漸少,後期八德路又進行拓寬工程使得饒河街成為次要道路、商業活動不如以往繁盛,政府為了讓商家能再度重振興業,便在西元1987年成立饒河街觀光夜市,不僅讓商家感受昔日的錫口繁榮,也讓台北民眾在夜晚擁有一個更迷人的夜市風情。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晨楓:關於香港佔中

一、佔中為什麼必然失敗?

香港佔中現在越來越熱火了,最後還不知道怎麼收場。示威人士宣稱,不達到全面勝利,絕不收兵。他們的勝利不知道是指什麼,大概猜測起來,最主要的應該就是人大收回決定,梁振英下台。
示威好比一場戰鬥,戰鬥就​​要有戰略戰術。要梁振英下台,想起來不會有多少人會揮淚惋惜,這些特首沒一個有用的。要人大收回決定,這權力不在港府手裡,梁振英上吊自焚也不能迫使人大收回決定,所以香港人真是示威錯地方了。
戰略錯誤,那戰術呢?
罷工罷課罷市,佔領中環,這是香港人的基本戰術。
中環是香港金融區所在,香港部分銀行曾經停擺。現在香港信用評級還不受影響,但要是佔中時間一長,你看受不受影響。香港已經沒有製造業了,船運也被深圳、上海、天津等搶走不少。本來香港就是中國的窗戶,現在中國對世界的大門敞開,外貿走大門就是了,為什麼還要翻窗戶呢?香港迪斯尼本來是另一個集裝箱碼頭的地盤,因為集裝箱碼頭停建了,騰出地方正好改建迪斯尼。等到上海迪斯尼開門了,就看香港迪斯尼哭鼻子吧。香港現在強項還就剩金融了,金融最要緊的就是信用,香港人自己把自己的信用搞垮了,到時候別說沒有警告過你。中環還是商業區,商店長期開不了門,接下來就該解僱員工了。讓示威人士和解僱員工自己打去吧。
示威群體中風頭最健的是學生罷課。罷課在本質上是自殘行為,用佔領道義高地的自殘來贏得社會的同情,影響政府的決策。香港學生或許得到一些香港人的同情,但肯定得不到大陸人的同情。香港人或許自以為可以不考慮大陸人怎麼想的,現在正是這種思維害了自己,因為港府對於示威人士的要求無法回答,大陸對示威要求在官方層面肯定不會理睬,在民間也得不到同情,這就變成十足的自殘了,變成在道義上無足輕重的自殘。現在西方在看好戲,唯恐天下不亂;好玩的是,大陸民間也一樣,看好戲,唯恐天下不亂。最應該擔心天下大亂的香港人自己還以為別人都必須跟著他們的音樂起舞,吹拉彈唱一圈,發現大家都在外圈抄著手看好戲,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們會清醒嗎?
罷市也一樣,也是試圖佔領道德高地的自殘行為,不過香港商人似乎還沒有走上罷市的道路。如果港府犯傻,強力鎮壓,倒真有可能觸發這個危機。不過我對香港商人“有信心”,他們罷市也罷不了幾天的。
罷工的精髓在於在自殘的同時傷害雇主。這好比化療治癌一樣,化療藥物是統殺的,只是希望癌細胞比好細胞死得快,好細胞能堅持到最後。香港罷工的問題在於,雇主也是香港利益,弄到最後依然“傷”不到人大,罷工是純自殺。
要打勝仗,戰略目標必須是可實現的,戰術目標必須是攻其所必救,守其所必攻。現在戰略目標不可能實現,戰術上對手根本不在乎你攻哪裡守哪裡,這還玩什麼?佔中的戰略目標錯誤,戰術更錯誤。佔中必然失敗。
二、太多的誤區
香港示威已經二十多天了,沒有平息的跡象。港人上街已經超過學生,很多市民加入示威行列。外電對香港動態很起勁,不厭其煩地和當年北京相比較,拼命猜測北京什麼時候動武。實際上,這裡面有太多的誤區,西方和太多的香港人對局勢的解讀徹底錯誤。
北京是首都,北京癱瘓了,中國就癱瘓了。作為政府,這樣的狀態是不能容許長久下去的,所以必須做出反應。但香港是半游離於大陸的特區。在2014年,香港的經濟對大陸來說,已經成為下午茶,而不是正餐。有空有閒的時候品嚐一下,賞心怡情,挺好。沒有這個閒情逸致的話,跳過了也就跳過了。真要肚子餓了,這是不能飽肚子的,也是指望不上的。香港經濟對中央財政的貢獻是零。所以,香港要是癱瘓了,北京絕對沒有什麼等不起的問題。相反,北京在現在出手的話,左右都是錯;靜觀其變的話,反而左右都是對了。正所謂,進一步山窮水盡,退一步海闊天空。到底怎麼辦,還不清楚嗎?北京已經發話了:“明天太陽照常升起。”
BBC有分析說,北京等不起,因為民主和爭取自身權利的觀念在年輕一代人裡種下了,越等,越發酵,以後會隔三差五找北京的麻煩,所以北京還是要趕緊出手,出重手。嘿嘿,且不說香港學生示威能堅持多久,我們這一代人中有不少是直接、間接從當年的廣場上走下來的,要是重來一次,相信很多人都會做出不同的選擇。香港學生也是一樣的。
BBC分析的另一個不能坐等的理由是,當年示威持續了7個星期,拖到後來,示威蔓延到其他城市,所以北京才不得不出重手。當年的事情不那麼簡單,但就現在而言,香港示威蔓延到大陸其他城市的可能性為零。不是說大陸民間沒有戾氣,不是大陸很多地方沒有大規模民眾示威的心理土壤,而是香港現在這麼一來,在大陸民眾心目中,已經成為“我們”和“他們”,香港人的實際訴求已經無關緊要,示威把香港搞癱了,大陸人民反而幸災樂禍。應該說,這裡面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態度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們成為“他們”是自找的。但既然是“我們”和“他們”的問題,就不要指望大陸人民會呼應香港的示威了。如果要示威,也不可能在現在,用這個理由。
BBC分析引用香港示威人士所說:“我們不謀求改變中國,我們只要求在香港實現民主”。不管說辭如何,這裡面的實質是:“香港的大政誰說了算”。一國兩制既是天才創舉,也是糊塗官做糊塗事,就看什麼時候,什麼事情。這種有意模糊沒有事情的時候皆大歡喜,有事情的時候,不同的理解就容易引起問題。香港問題上,一國優先,還是兩制優先,這一直是大問題,這次就是集中爆發。北京不是不想解決這個問題,23條、愛國教育都是想往一國方向推動,但最後都被香港人的兩制情節頂回來了。這一次還是會被頂回來嗎?香港示威人士一定是這麼想的,但他們想錯了。他們還在想“中國人好面子,香港示威現在弄得北京灰頭土臉,北京必須馬上做出回應,而北京不敢坐實'鎮壓民主'的罪名,只有讓步”。大錯了!現在的香港的焦點不是民主,而是主權。主權不光是對外的,也是對內的,最主要的就是決定基本政治方向的。北京對香港普選的決定對錯是一個問題,但挑戰北京對普選決定權,這就是觸動主權的底線了。
BBC已經閉口不提大陸民間反應了。開始時還把大陸民間缺乏呼應怪到信息封鎖,後來自己也覺得這個理由太說不過去,不提了。普通民眾的反應大概不符合他們的胃口,公知精英不是學乖了不胡說八道,就是看到時候不對,不能自絕於人民,也不配合。海外港人也有在示威的,聲援香港,外電很起勁地採訪他們。不過好玩的是,海外還有更多的大陸人,他們對香港正在發生的一切都沒有新聞封鎖的問題,他們也熟悉西方民主的運作方式,何不聽聽他們對香港示威的反應呢?他們不能代表大陸民意,但至少比西方或者部分港人的想當然更加接近大陸民意。
25年後,這些香港學生回顧今天的時候:“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三、示威過後
香港示威已經進入新階段。當前是兩件大事:對話和清場。
示威開始不久,就有對話的呼聲。學聯的對話立場曾經十分強硬:梁振英必須下台,港府必須就警察在928使用胡椒水道歉,還有收回政改報告什麼的。而且學聯拒絕與梁振英對話,要指定政府方面的對話人。港府方面,梁振英根本沒有打算直接和學生對話,派出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和手下。接下來就是學聯對對話場所、設定提出種種強硬條件,同時聲稱繼續示威,繼續施加壓力。港府突然宣布,學聯對話沒有誠意,取消對話,大出學聯意料。又過了一段衝突和動盪,港府和學聯通過中間人繼續接觸,看來對話真的要實現了。這一次學聯對於預設條件沒了脾氣,反而是港府開始預設條件,必須在基本法架構下對話,而且只有北京才有解釋權,學聯倒是強調不設預設條件了。最後學聯對港府關於對話的架構“沒有意見”。
港府與學生的對話能有結果嗎?基本上都不看好。學生要求的,港府根本無法給,這些不是港府能決定的;港府能給的,學生根本不感興趣。對話沒有結果之後呢?
梁振英說了,對話歸對話,清場歸清場。當然,他用的不是清場這個說法,香港警方甚至特意強調現在的行動不是清場,但警方確實在清理街道,疏通交通。港府如果繼續坐等的話,有可能會形成佔中與反佔中之間的民間衝突,很容易失控。這樣的民間衝突不管什麼結果,都是政府的錯,要是出現傷亡就更加糟糕,所以必須有所動作了。警方這三個星期裡,窩囊氣也受夠了現在要是有機會的話,偷偷下幾把黑手,一點也不奇怪。正好被記者拍下來了,自認倒霉。不過新聞照片裡,背上的環形傷痕到底是什麼東西?警棍戳的?警棍的尖端也不是空心的啊。我都懷疑這傢伙自己在拔火罐呢。
佔中三子實際上對局勢已經失控了,學聯的號召力也枯竭了,留下的示威者不聽他們的指揮,沒有來增援的也不聽他們的呼籲。還有,他們或許在擔心,繼續佔中引來商界官司,哪怕最後沒事,也是一身臊臭,難說到底是不是會有“公義人士”挺身而出為他們墊付律師和罰款費用。佔中現在最理想的局面,就是警察傷人,這樣他們可以一面用避免無謂傷亡的理由撤退,另一面指責港府和警方,佔領道德高地,“體面收場”。他們能不能如願,要看後面幾天了,想起來香港警方沒有這麼笨吧。把路面清理出來,示威者趕到人行道上去,讓示威自生自滅。
港府強力鎮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北京不會答應,香港警隊不僅力量不足,忠誠也不一定可靠,畢竟這些警員回家脫下警服之後,也是張家王家的兒子女兒,李家趙家的朋友同學,他們內心未必不同情示威學生,行動上很可能放水。堅決執行也有後遺症,會在港人中間造成巨大撕裂。
應該承認,港人中同情示威學生的可能佔大多數。即使反示威的人,也未必認為學生訴求不合理,而是怕影響自身生計。示威訴求是否合理,這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who is the boss。一國還是兩制的問題拖延太久了,現在捅破了,也好。港人不管怎麼想,不管怎麼示威,主權問題不容妥協。本來有可能通過政治協商解決的,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可能了,最後損失的是全體香港人。
不過,示威過後,即使和平結束,港人心中的對大陸怨結會加深,以後會不時爆發,這一點北京應該有準備。另一方面,大陸人心中對香港的怨結也在加深,給北京強硬香港政策以民意基礎。未來的港陸衝突會增加,從政府到民間。香港的一國兩制原本是給台灣做榜樣的,現在香港出了問題,台灣更不可能自願接受一國兩制,這一點想起來北京已經意識到了。好在海峽兩岸軍事力量對比已經有了根本轉變,台獨已經跳不出大陸的掌心。這不是理想局面,但還是可控制的局面,而且是比用懷柔吸引台灣回歸更加可靠、可預測的局面。至於香港,接下來依然會胡蘿蔔加大棒,但大棒不再是深藏在十八層被褥之下了。這大棒不是駐港部隊,而是經濟優惠和其他單向優惠政策。不會再有“送上大禮單”的事情了。但香港要是放低身段,和大陸其他城市一起,靠自己的努力發展,那還是可以享受同等待遇的,包括內地特區優惠。
香港會產生港獨情節。“97年之前,香港蒸蒸日上;97年之後,香港每況愈下。我們獨立吧。”這些人根本沒有認識到香港的繁榮來自於獨特的歷史條件,現在的相對衰落屬於時過境遷讓他們鬧騰吧。只要還是停留在口頭上,就不理他們;要是有任何實際行動,該怎麼打壓就怎麼打壓。沒有23條,還怕找不到別的理由?偷逃稅收、亂穿馬路,總可以找到理由的。
值得注意的是外資。香港依然是重要金融中心,但這個地位不是不可取代的,阿里巴巴就沒有在香港上市,而是到紐約上市。如果中資大批從港交撤出,轉向紐約或者其他地方上市,對這些中資可能更好。亞太基金總是背著高風險的名聲,紐約的信譽和穩定性至少在名聲上好於香港。另一方面,西方苦於不便直接獲利於中國的發展,這也是阿里巴巴在紐約受到追捧的原因之一。北京不會貿然出這樣的牌,這手牌是可以要香港的命的,現在沒有必要。但牌畢竟是牌,是可以打的。
至於外資,不管大老闆、大股東心裡有多同情香港示威學生,他們投資的目的是盈利,即使扶持一個政府,也是為了最終盈利。投資香港是因為香港與大陸的天然聯繫,但要是香港與大陸的敵對日益加重,繼續投資就不明智。誠然,有很多大陸的外資項目是從香港總部操縱的,但是還記得美國很多gated compound嗎?這些是圍牆圍起來的高檔居民區,有持槍警衛守衛大門,所有人進出都要用card key,閒人免入。住在裡面的人自我感覺很好,不受“外面”世界的威脅,而能享受“外面”世界的一切好處。但實際上,這是自己把自己關進監獄了。香港對於在中國的外資就像這麼一個gated compound。問題是,如果“外面”不再低眉順眼,而是橫眉以對,甚至有意無意地阻擾進出,這些“高檔人”還會住在這裡嗎?一旦港陸敵對影響了生意,外資大批撤出是肯定的,道義支持只是口頭的,資本是不講政治的。這些人甚至可能自己掏點零用錢贊助反對派,但是生意歸生意,還是要撤出的。
四、北京看香港
如果我是北京的話,現在真是要香港明白who is the boss而又不髒手的千載良機啊!香港示威人群要求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北京說了算的,但北京根本不必出手,全丟給港府:
“這些全是只有你才能答應的事情啊,你要管。” 
“我早就說過了,一條也不答應。但香港的事情香港管,這事歸你管。” 
“我要頂不住啦,再這樣下去,香港就完啦!” 
“香港完不了。呃,就算完了,太陽照樣升起。” 
“你再不管,我就只好武力清場啦!” 
“不許武力清場!不許有任何傷亡!” 
“那怎麼辦啊?” 
“香港的事情香港管,你想辦法吧。
我估計,梁振英不可能得到北京的許可,用武力清場。硬要武力清場,香港警隊的忠誠也會出問題。梁振英到後來可能只會有限清場,政府大樓前上班通道開通,主要商業街區正常營業,就算滿足政府要求了,大家有個台階可下就行了。接下去,繼續坐等。現在示威的人已經少很多,但有說法,一到晚上,人又會多起來。再耗著吧,再耗上兩個星期,看還有多少人剩下。到那個時候,市民呼聲就會高漲,要求示威人群撤出,不再影響民生。示威的人也沒有了耐心和能量。
對於北京來說,最重要的是要確保這場示威一事無成!普選問題還沒有完,但這種挫折感會留下深刻印象的,香港人會意識到自己對北京的位置遠不是心中所想的,海外的黑手也會意識到香港的政治槓桿作用已經消失。
另外,我要是國家旅遊局的話,就不急於解凍香港自由行。要是有人問:
“為什麼停止大陸對香港的自由行?”
“香港佔中示威影響大陸游客安全,所以暫停自由行。”
“自由行是不是永久性停止?”
“不會的,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理由不讓大陸游客前往香港自由行。”
“那為什麼現在示威停止了,還不恢復自由行?”
“這事已經在議事日程上了,我們正在研究恢復自由行的問題。”
“什麼時候能夠恢復?”
“現在還不知道。國家旅遊局可不是為香港自由行而開設的,我們還有其他工作,還有很多國家和地區的自由行工作要展開,香港只是其中的一個。”
“那香港旅遊業、零售業怎麼辦?”
“我們對香港人民有信心,對香港經濟有信心。”
五、香港會長期亂下去嗎?
開始示威時,示威人群“同仇敵愾”,似乎不把皇帝拉下馬,絕不善罷甘休。後來梁振英申明不退讓、不下台,反佔中的聲音也出現了,示威的勢頭似乎退掉好多。港府取消與學生對話,出動警察清場,又把示威的勁頭點燃了。接下去呢?
示威到了現在,北京根本不直接出面,除了官樣文章外,就像沒事人一樣。港人或許大多已經認識到:這一次北京不會讓步了,而示威所要求的東西又不是港府能給的,從理性上說,繼續示威的意義已經失去了。但示威還在繼續,不斷陰火復燃,看來會長期下去。這裡面有幾個原因。
1、現在的示威者可能已經大多不是組織上街的,或者說是聽到佔中三子或者學聯呼籲才上街的,而是自發的。他們上街的原因可能已經不簡單是要求普選,而是情緒性的,不願意在“正義事業”上據下風,不肯嚥下這口氣。這些街道是“我們的”,不能忍受被“他們”奪回去,一定要奪回來。這已經成為示威者和港府之間的“私仇”了,有變成“世仇”的趨勢。
2、學運的口號是普選,但佔中要復雜很多,包括貧富不均、房地產價格飛漲、缺乏上升通道等,佔中實際上成為近些年港人不滿的發洩口。即使北京不可能為普選讓步已經清楚,這些訴求依然存在。這些訴求與北京沒有直接關係,更多的是港府的職責,但實際上是大環境變化使然。港人在很大程度上還拒絕承認相對衰落,但有徬徨、苦悶,看不到前路,這樣的示威正好是出氣口,沒有看到希望不肯輕易放棄,但這其實是比北京開放普選更加無望的事情,但這一點港人中認識到的並不多,尤其在受害最深的普羅階層。
3、警察在傳統上是“強勢”的,“我說什麼,你做什麼”,“朝南位子”坐慣了,這在哪裡都一樣。在這次示威中,警察受命到處節制,可能有不少吃暗虧的事情,積累了一肚子火氣。到了反擊的時候,有過火行為,這不奇怪,何況這些警察行動在一些示威人士捧為偶像的美國根本不算什麼,肯定談不上警察暴力。但警察行動在客觀上也刺激了示威的陰火復燃。警察已經成為“他們”了,成為“惡勢力”的代表。
4、示威的主體是學生和年輕人。在“大人”眼裡,全世界的年輕人都一樣:好像“沒魂”一樣,一點沒有責任心,不肯吃苦,只知道玩樂和easy life。另一方面,年輕人對自己的狀態也不滿意,尤其對未來充滿徬徨,感覺社會對他們的訴求不理解,不肯跟他們溝通。這不奇怪,即使在最蒸蒸日上的社會裡,年輕人一樣會徬徨,就像去划船一樣,沒有走上船,還在碼頭上,一隻腳剛邁到半空,總是忐忑不安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給予使命感和道義感,給予目的和紀律,很容易把年輕人團聚起來,爆發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的能量,然後對自己的能量很感動,接下來就是這種能量的失控,除非組織者和煽動者俱有強大的觀察和控制能力。這好像把人群鼓動起來,形成stampede,一旦動起來,就停不下來了。德國電影《Die Welle》裡對這一點說得很清楚。這不是一個好萊塢大片式的消遣電影,是根據一個很有爭議的社會實驗改編的,很值得一看。
5、學聯與港府的對話還沒開始,已經沒有意義了。學聯從開始的強勢開條件、否則拒絕對話,到後來的對港府“不經過學聯同意”單方面取消對話感到憤慨,到現在港府提出對話而學聯已經“沒有意見”,步步後退,因為現在學聯退也好,不退也好,實際上已經邊緣化了。港府在這個問題上也邊緣化了,真正有對話權的北京根本不出面,什麼對話也白搭。現在的對話已經是雙方互相給面子下台了。
當然,最後還是要停下來的。西方就想迫使北京出手,出動軍隊鎮壓,北京沒有那麼蠢。駐港部隊離示威地點據說很近,但解放軍閉門不出,示威的人倒是也沒有主動挑釁的。除非有膽大妄為者膽敢衝擊軍營,這會是香港最安靜的一角。港警缺乏足夠的兵力鎮壓,港府也未必有這個魄力,北京更是絕不會容許港府流血鎮壓。那最後怎麼辦呢?現在看來有可能會長期耗下去。這就會大大激化示威人士和居民的矛盾,你有你的訴求,我有我的生計,你不能為了你的自由而不顧我的活路。這樣會爆發衝突。港府有可能就是為了避免民對民衝突而開始清場的。但現在清場受阻,佔中可能會長期延續。結果是:一些人為了政治訴求,而不顧更多人的經濟現實。民主本來是為了民生,但為民主而民主,反而損害了民生,最後壞了民主的名聲,泛民變成害群之馬。民主最大的禁忌就是不能抵觸民生。
所以說,繼續示威好。好就好在:泛民在自掘民意基礎。他們不這麼做,以後還會一呼百應。這次做絕了,以後就成過街老鼠了。至於香港的相對衰落,繼續示威也是好的,促使香港相對衰落的清晰化,有利於港人擺正自己的位置。
至於西方媒體常常掛在口邊的:這次示威是北京自1989年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他們實在是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們對中國/政治真是一點都不懂。看看大陸民意:鼓勵香港繼續示威下去的不少,但支持他們訴求的遠遠少於看好戲、等著他們自毀家園的人。比較一下人們對這一話題和薄熙來或者新疆暴恐話題的熱度吧。這就是北京最大的政治危機?北京的港台政策本來也是走進了死胡同,一國兩制越來越難玩了,現在反而清晰了。世界就是這麼荒唐。
西方把香港這場示威形容成雨傘革命,據說還有很多以雨傘為主題的藝術作品出現。君不知,這些雨傘可是Made in China?

圖片來源:http://anntw.com/
轉載文章來源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78841

看看美國警察是怎樣處理佔領華爾街運動的!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zQwNzczNA==&mid=201560474&idx=1&sn=d201a7c75ee0d0585129a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台北自由行 "九份" ( Aug.,2014)

九份名的由來,根據《台北縣志》的記載,在清朝初年,當時的九份村落住了九戶人家,而每次外出到市集購買各種日用品時都是每樣要「九份」,久而久之,九份就成了這村落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歷史上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九份老街,在光緒年間曾經淘金小鎮曾因金礦而興盛起來也因為礦坑挖掘殆盡後從而沒落,最後於1971年正式結束開採,幸古蹟保留下來。

位在九份老街旁九份金礦博物館,設立於1993年,詳細介紹著九份的採金歷史及採金至煉金的過程。館內除了擺設多塊金礦原石、淘金、煉金等工具,展示許多採礦的數據與圖片博物館裏面還有一座九番坑小礦坑,周圍還有礦工燈帽、石臼及採礦器具等,猶如是一座小型的礦場。

1989年九份狹小富韻味的街道,山坡階梯式而建的山城臨山靠海,與基隆山遙遙相望;一種九份獨有風情透過由侯孝賢執導的電影《悲情城市》於此取景而名聲大噪喚醒沉睡的九份帶來商機,吸引國內外觀光客目光,韓國、日本、香港、中國等地和台灣本土的觀光客絡繹不絕,目前已成為北台灣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之一 。

由於九份老街保留日治時代所遺留之舊式建築日本知名動畫師宮崎駿的動畫電影《神隱少女》中的街道參考老街進行創作,因此九份在日本打開知名度,大部份日本觀光客遊台北都會一遊九份。
跟著人潮昔日的老街基山街前進自古是一條曲折狹窄基山街早期礦工們工後聚集地方大概僅只3~­4 米的街道緊緊相接
絡繹不絕的人潮,老街巷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九份除了有懷舊氣息,當然還有許多懷舊美食...
例如冷熱皆宜台灣著名的小吃芋圓,除了原有的地瓜
芋頭口味之外,還有特別的山藥、抹茶芝麻口味
花豆紅豆芋圓、牛肉麵石榴汁...唔錯!唔錯!
芋粿巧;鹹甜適中的草仔粿
內含飽滿蘿蔔絲蝦米的草仔粿;
紅糟肉圓則是以傳統古法製作內餡,
搭配上軟嫩的外皮與特調醬料;
此外還有黑糖麻糬豆腐乳、無鉛土皮蛋等美食。

除了小吃,還有琳瑯滿目­品、
古玩....五花八門的商品令人不暇給

於九份觀景台往下可俯視基隆嶼八斗子
番仔澳鼻頭角等地的海景
可眺望雞籠山
感受九份老街旺盛人氣俯瞰迷濛海景
歸於寧靜靜靜海面上搖曳漁火

「春櫻、夏風、秋芒、冬霧」是台灣九份一年四季
的氣候特色,背山面海的特殊地形,使九份
氣候熱時多山風、冷時多雨霧。
九份的美...朦朧的
居高臨下,可俯瞰重重遠山,以及海濱前的深澳灣;
­能仰望高聳的基隆山等美景。
日落份...
為了後面的行程,不離開這令人懷念的九份
發...